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麻衣神相

麻衣注解

时间:2013/1/17 15:54:48  作者:不详  来源:互联网  查看:389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麻衣注解

相有前定,世无预知,非神异以秘授,典灵心之解推。

若夫舜目重瞳,遂获尧之位;重耳骈肩,果兴霸晋之基。

发石室之丹书莫忘吾道,剖神仙之古秘广兴希夷。

当知骨相为一世之荣枯,气色定行年之休咎。

三停平等一生衣禄无亏,五岳朝归今世钱财自旺。

颔为地阁见未岁之规模,鼻乃财星管中年之造化。

额方而润初主荣华,骨有削偏早年偃蹇。

眉清目秀定为聪俊之几,气浊神枯必是贫穷之汉。

天庭高耸少年富贵可期,地阁方圆晚岁荣华定取。

视瞻平正为人刚介心平,冷笑无情作事机深内重。

准头丰大心无毒,苦乐观乎手足。

发际低而皮肤粗,终见愚顽。指节细而脚背弓,须知俊雅。

富者自然体厚,贵者定是形殊。

南方贵宦清高多主天庭饱满。北方公候大贵皆由地阁宽隆。

重颐丰颔北方之人贵且强。驼背面田南方之人富而足。

河目海口,食禄万钟。铁面剑眉,兵权万里。

龙头凤头女人必配君王,额颔虎额男子定登将相。

相中决法,寿夭最难,不独人中,唯神是论。

目长府采荣登天府之人,神短无光早赴幽冥之客。

面皮虚薄后三十寿难再延,肉色轻浮前四九如何可过。

双绦项下遇休囚而愈见康强。顶中有骨有疾厄而终无险难。

骨法旋生,形容忽变,遇吉则推凶可断。

常遭疾厄只因根上昏沉,频遇吉祥只因福堂润泽。

泪堂深陷,蚕肉横生,鼻准尖垂,人中平满,克儿孙之无数,刑嗣续之难逃。

眼不哭而泪汪汪,心无忧而眉紧缩,早无刑克,老见孤单。

面似橘皮,终见刑孤,神带桃花也须儿晚。

鼻弱梁低不刑则夭,眉耸声泣不贱则孤。

富贵平生劳碌为下停长,贫穷到老不闲粗其筋骨。

星辰失陷,部位偏亏,无隔缩之粮储,有终身之劳苦。

三光明亮,财自天来,六府高强,一生富贵。

红黄满面发财家自安康,猪肝砑光克子终无了日。

面皮太急,虽沟洫长而寿亦亏。两目无神,纵鼻梁高而命亦促。

眼光如水,男女多淫;眉卓如刀,陈亡兵死。

眉生两角一生快乐到老,目秀冠形保取中年富贵。

黄气发从高广,旬内必定发官。

黑色横自三阳,半年须防损寿。

奸门青惨,必主妻灾。年寿赤光,多生脓血。

白气如粉父母刑伤,青气侵权兄弟蜃舌。

山根青黑,四九前后定多灾。法令绷缠,七七之数焉可过。

女人眼恶嫁即刑夫,声厉面横洞房独守。

额尖耳反虽三嫁而未休,颧露声雄纵七夫之未了。

额偏不正内淫而外若无,步走不平外好而心最毒 。

脚跟不着地,卖尽田园走他乡。

鼻孔露而仰,卒被外灾而终旅舍。

眼恶鼻勾心中险毒,腮见耳后心地狡贪。

印堂太窄,子晚妻迟,悬壁昏暗人之家破。

结喉露齿骨肉分离,粗骨急皮年寿短促。

形容俊雅终作高贤,骨格清奇必须贵达。

卧蚕丰下定子息之晚成,泪堂平满须儿朗之早见。

龙宫低黑嗣难得,得则愚昧,阴阳明润男女易养而聪明。

面大鼻小一生常自艰辛。

鼻瘦面肥半世钱财终耗散。

边地四起过五十始遇享通。

明珠出海太公八十而遇文王,火色鸢肩马周三十而遇唐帝。

鹤形龟息洞宾之遇仙得仙,龙脑凤睛玄龄之拜相入相。

法令入口,邓通饿死野人家,腾蛇锁蜃,梁武饿之台城上。

虎头燕颔班超万里封候,虎步龙行刘裕至九重之帝。

山林骨起终作神仙,金城骨分即登将相。

贵贱易识,限数难参。

诀生死之期先看形神,定吉凶之数莫逃气色。

睛如鱼目,速死之期。气若烟尘,凶灾日至。

形如土偶天命难逃,天柱倾欹幼躯将去。

貌若镂铁运气钝遭,色如祥云前程享泰。

名成利遂三台宫俱有黄光,文滞书难两眉头各有生青气。

黄气少而滞气重功名来又不来,青气少而喜气多富贵至而又至。

正面有黄光无不遂意,印堂多喜气谋无不通。

年寿明润一岁平安,金柜光泽诸光频来。

部位无亏一生平稳,气色有滞终见凶钝。

形容古怪石中有美玉之藏,人物嵬巍海底有明珠之象。

眉毛佛天仓出入近贵,印堂连中正终须利官。

呼喝聚散只因双颧并起于峰峦。

引是招非皆由两唇不遮于牙道。

狼行虎吻,心机深而心事难明。

猴食鼠食,鄙吝而奸谋到底。头先过步,初主好而晚岁贫穷。

孔仰撩天,中年败而田园耗散。

女人反耳亦主刑夫,男子头尖终无成器。

观贵人之相非止一途,察朝土之形要称四大。

腰圆背厚方保玉带朝衣,骨耸插天千军勇将。

形如猪相死必分尸,眼似虎睛性严莫犯。

鬓黄睛赤终主横灾,齿露若掀须防野死。

口唇皮皱之人一世孤单,鱼尾纹多到老难有安逸。

二眉散乱须忧聚散不常,两目雄雌必主富而多诈。

面多斑点恐非老寿之人,耳有毫毛定是长生之客。

脚背无肉必主孤贫,胸上生毫性非宽大。

莫教四反五六必主凶亡,更恶神昏八九也无称意。

天庭高阔须知仆马无亏,地阁方圆必主钱财堆积。

脸上青光级级贪婪孤贫,准头赤色重重奔波诡计。

圆融小巧毕竟丰亨,方正神舒终须稳耐。

手脚粗大难为富贵之徒,齿鼻齐丰定享田庄之客。

手软如棉,闲且有钱。掌若血红,富而多禄。

尾抽二尾一生常自足欢娱,根有三纹中主必然多耗散。

耳白过面朝野闻名,神称于形情怀舒畅。

足生黑子英雄独压万人,骨插边城威武扬名四海。

声自丹田下出有福而享遐龄,骨从脑后横生发财且增长寿。

地库光润晚景愈好而得安闲,悬壁色明家宅无忧而多吉庆。

土星薄而山林重滞气多灾,前相好而后背亏虚名无寿。

阴骘肉满福重心灵,正面骨开栗陈贯朽。

鬓毛球织或先富而后贫,筋若蚓蟠定少开而多厄。

眉棱骨起纵有寿而孤刑,项下结喉恐无儿而客死。

眼如鸡目性急难容,步若蛇行毒而少寿。

色青横于正面唤作行尸,气黑于耳前名为夺命。

青入口角扁鹊难医,黑气掩太阴虞医莫救。

白如枯骨亦主身亡,黑若炭灰终须寿短。

贫而恒难为因满面悲容,夭更多灾盖因寿根薄削。

平生少疾皆因月悖光隆,到老无灾大抵年官润泽。

血不华色少遂多钝,行不动身积财有寿。

神光满面富贵称心,鬼色见形贫愁度日。

病淹目闭有神无色者主生,神脱口开天柱倾斜者死。

五岳俱正人可延年,七窍不明寿难再久。

华盖黑色必主卒灾,天庭青气须防瘟疫。

赤燥生于地阁主损牛马,青白起于奸门定祸妻妾。

三阳火旺,必主诞男,三阴木多,定须生女。

流魄放海须防水厄之灾,游魂守宫定主丧生之苦。

道路昏惨防跌扑之灾,宫室燥恐汤火之咎。

耳根黑子倒死路旁,眼堂丰厚亦主贪淫。

人中偏斜必多刑克,鬼牙尖露诡诈奸贪。

人形似鬼衣食不丰,生相若仙平生闲逸。

类道乱毛号作淫根,耳根高骨名曰寿根。

骨格神清,瘦亦可取,肉地浊浮,肥何足夸。

目多四白主孤克而凶亡,鼻有三凹必贫穷而孤苦。

三尖六削徒奸巧贫贱,四方五端虽老谋而富贵。

腿长胫瘦当年奔走不停,唇薄口尖受说是非不平。

部位伶俐自然无祸无灾,纹痣交加到底有差有怨。

耸肩鼠食非唯吝而且贪,剑鼻峰睛不特凶而且贱。

  以下专言女格:

男儿腰细难主家财,女子肩寒孤刑再嫁。

头大额大终主刑夫,声粗骨粗竟为孀妇。

眼光口阔贪淫,摆手摇头犯滥。

鬓发粗浓兼斜视者多淫,声音神清必旺夫而得禄。

皮肤秀细为富室之女娘,面貌端严乃豪门之德妇。

山根不断必得贵夫,部位均停应须有子。

发细光润禀性温良,神紧眼圆为人性急。

手脚粗大必是姨婆,鼻尖头低终为侍妾。

妇人口润,先食口庄而后贫,女人背圆,必嫁秀世而得贵。

身肥肉重得阴相而反荣华,面圆腰肥类男形而当富贵。

女子干姜之手,必善持家,男儿绵囊之拳定兴财产。

头小腹大,一生不过多食,骨少肉多,三十焉能得过。

眉粗眼恶频数刑夫,声雄气浊终无厚福。

眼光如醉,桑中之约无穷;媚靥渐生,月下之期难定。

面如满月家造兴隆,蜃若红莲衣食丰足。

山根黑子若无缩疾必刑夫,眼下皱纹亦主六亲若水炭。

齿如榴子衣食丰盈,鼻若仰露家财倾尽。

形如罗汉生子必迟,貌若判官育儿尤晚。

山根突阔万倾规模,四渎清明终生福气。

人小声洪定须超达,头皮宽厚福寿双全。

神气澄清名利双得,面皮绷急寿促无疑。

少肥气短难过四九之期,唇缩神枯焉保三旬之厄。

形骸局促作事猥锁,气宇轩昂一生快乐。

鼻梁露骨各为破祖刑家,背脊成坑号曰虚花无寿。

鼻有三曲,不卖生则卖田。面见两凹,必成家而成业。

獐头鼠目何必言官,马面蛇睛须遭横死。

睛清口阔文章高人,面大颐丰钱财称意。

语言多泛,为人心事难明;客貌温和,作事襟情洒脱。

骨粗发重,何曾剩得一钱。体细身轻,那见停留片瓦。

得意中面容凄惨,先富后贫,穷迫时言貌温和,先穷后达。

巨鳌入脑必作尚书,龙骨插天应为宰相。

日月角耸必作明君,文武双全定作刺史。

眼有三角狼毒孤刑,鼻带两门破财疾苦。

骨轻手硬必是庸常,眉秀神和须知闲雅。

声干无韵何得荣华,肤涩少光终无安逸。

凶归十恶皆因眼赤睛黄,死在他乡盖为唇掀齿露。

形神不蕴贫天两金,筋骨莫藏懦愚双得。

金形得金局,逢土可比陶朱。

土局得土形,见火有如玉器。

金形人得火旺财散如尘,木主金伤钱散如玉殒。

火逢光彩带红活而愈进家财。

水逢黑肥得圆厚而增福寿。

火人带木必定荣超。

水局带金终须快畅。

土逢乙木带润泽亦可疏通。

木逢微金斩削方成器用。

水逢厚土以破资财,火得微金卒难进益。

当看气色之往来,兼观纹痣之吉凶,更审运限之长短。

额为火宿管三十载之荣枯,鼻乃财呈管中五六年之体咎。

承浆地阁管尽未年,发际印堂周为百岁。

平生造化当首取于四强,人世无机须称观乎三主。

气色明润固为快须,步限崎岖亦主蹇剥。

头尖额窄固不可求官,色惨神枯定不能发迹。

眼光若鼠,盗贼之徒,睛红如獐,横亡之汉。

睫突如蜂目,亦主刑伤,口匾如鲒鱼,终须因乏。

  以下专言僧道:

为僧者头圆必贵,作道者貌清可荣。

项突圆必佳名境,神清骨用须加师号。

重颐碧眼富贵高僧,广额秀眉文章道士。

耳白过面,当有善世之封,颧耸印平,必得天师之职。

形貌局促,庸俗之徒,声骨澄清,富贵之辈。

骨粗形俗,其人老困山林;貌异神珠,此辈超达云路。

腹背丰满,衣铱有余;鼻准齐直,富贵自足。

眉疏目秀,定近贵而得财,额广丰颐须,近官而食禄。

鬓发浓重合道貌神清始荣,眉目平直入僧相骨清方贵。

瞻视不正必定好淫,举止多轻须知贫贱。

眼若桃花光艳,但图酒色欢娱,面如灰土尘蒙,定主家财破败。

若论运限与俗人同一,细辩根基则各求其妙。

未观形貌先相心田,若问前程取乎气局。

寿天通穷莫逃想法,富贵贫贱尽出此篇。

智者得之,自有神仙之妙,后之学者,勿使庸俗得之。

高山流水少知音,一片白云在深处。


上一篇:什么是相学
下一篇:相面术大解密
相关评论


向朋友推荐本站:

晋ICP备10006560号